做兴化有深度的论坛
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兴化市民论坛---有深度、有温度、有热度的论坛!

搜索
查看: 144977|回复: 606

[网友爆料] 人防案是兴化市纪委永远的耻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6-2 05:4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t1.jpg
t2.jpg
t3.jpg
功勋名单:王瑞庭、王建林、陈建中、陈松、冯元海、杨梓林、周广华、蔡剑、顾天荣、陆晶秋、贾春林、韩成龙、顾跃进(批转纪委)。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论坛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楼主| 发表于 2023-6-2 07:56: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不惩罪恶
是鼓动他人作恶。
          —— 达芬奇

0

主题

172

帖子

56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6-2 08: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惨淡与认真

0

主题

72

帖子

35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6-2 10: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15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可能都没有录像。。。
怎么证明你现在说的就不是假话呢
 楼主| 发表于 2023-6-2 16: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本帖最后由 做真实的自我w 于 2023-6-2 16:21 编辑

兴化市人防案证据形成过程
陈述人:陶存山

2007年初,兴化市纪委王建林等两人到泰州红旗农场办公室,通过农场纪委小张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我立即过去了,到了以后,他们就向我了解人防工程情况,问我跟工程上的有关人有没有经济来往。问的时候,小张(张俭)在场,当时我就向他们表态,我这个工程是三次转包的工程,我没有和任何人有经济往来,而且这个工程我亏了二十几万。(当时工程已经决算出来,这个工程接到手做时就晓得亏损,我曾向兴化人防办提出不做,要求他们将押金退还给我,他们没肯。)。兴化纪委的人要我陪他们到兴化去调查,我说要调查就在这里调查,我不可能到兴化去的,除非你拿手拷来带我,因为我没有任何经济上的问题,所以说,我不害怕。见面大约二十分钟,然后我就走了。接着农场小张带他们去吃晚饭,吃晚饭时,小张又打电话给我,王建林用小张的手机对我说,要我跟他们去兴化,我没有理他们。
   大约过了几天,好象是2007年元月18日,我在泰州春兰宾馆吃喜酒,他们通过海陵公安局用手机定位找到我,当时公安局来了四五个人,在我散席后,把我带到海陵公安局。等了个把小时,兴化公安局来人,把我带到兴化,送到恒达宾馆。兴化纪委关了我八天八夜。一进去,王建林就对我说:你很牛B嘛,我们请不动你呀,看看到底是谁牛?!他们实行三班轮流审问,开始每班两个人,到了第五天,每班改为三人。八天八夜,只有到第四天让我迷糊了一会,其他时间,让我坐在方凳子上。不许打磕睡,要求坐正。他们要求我交待人防工程向有关人行贿的事。在我清醒时,我对他们讲,我没有向任何人行贿,他们根本不相信。后来,到了第四天时,他们告诉我沈文学已经说出来了,我说不可能,因为我没有给沈文学送过钱。我就问他们沈文学说我送他多少钱?他们说,你说呢?我问他们沈文学说是一千还是两千?他们说,只有这点钱找你干什么?然后我问他们到底沈文学说我送他多少钱?开始他们不说。我猜五千,他们说不是,我再猜两万,他们说不是,直到猜到十万,他们才点头。当时我就吓呆了,沈文学怎么说得出来的,我根本就没送过钱给他。在他们的诱导下,加之一直没有睡眠,我就瞎猜,整个猜的过程持续半小时左右。猜的十万元数额得到他们认可后,他们让我到床上迷糊了一会,后来更加糊涂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精神崩溃了一样,什么都不晓得。然后他们就叫我做材料,要我说具体送钱细节,我就根据他们告诉我的数额结合我到沈文学家送酒的情节编出向沈文学行贿的细节,让人看起来就象真的发生过一样。然后他们就让我在材料上签字。在做好向沈文学行贿的笔录后(大约四天四夜后),他们又将审讯人员由两人一班调整为三人一班。给我灌输向人防工程其他人送钱的框框。要我继续交待向其他人行贿的情况。当时我向他们表态,我没有向其他人送钱了。然后蔡剑就跟我说,这个工程涉及人员共计就一桌人,让我好好想。我说我没有送哪个送过钱。然后他们就给我出谋划策,给我排名单。就从财政局局长开始问,问我可认识,我说我不认识。问我可认识王彩明、薛启华,我说我认得,然后就问我在人防上还认识哪些人,我说认识董高波、周定安、小陈(陈凤俊)、监理老王、小顾,还有永诚事务所的小徐。然后就要我好好想,怎么说,我说我说不出。为这个事件,他们和我纠缠了好长时间,然后他们就要我讲怎么向这些人送钱,当时我头脑也不做主了,他们要我怎么说,我就顺他们的意图瞎编。我就根据平时跟他们接触送酒的情节,将送钱的事添加上去。我编成送一千,他们就不认可。他们说这点钱,我们花了这么多时间,人力物力,你和我们开什么玩笑。然后就添加到三千、五千、成万,他们才认可。送钱的时间都是我根据他们的意图我想像出来的,数额也是我瞎编的,实际情况我没有向任何人送过钱,只给他们送过我自己做的鹿血酒,成本头二十元。在他们的要求下,我就将送酒的过程说成是送钱的过程。我对他们说,这样瞎说,不是陷害人家吗。他们说,跟你没有关系,把你自己保护好就行了。就这样,他们让我在瞎说的材料上签字画押,形成了所谓铁的事实,让我无法反悔。他们还威胁我:如果我反悔,就让我将人防工程多算的款退回(事实上我人防工程根本没有多算什么款项),而且还要承担后果,追究我的行贿责任。行贿的所有材料做了两天,回来之前,王建林等人还对我进行录像,并要我在录像中表态:说反映的情况都是事实。王建林私下里威胁我,出去以后不准跟任何人联系,说所有人的手机都被监控。当时我很相信他们所说的话,不敢将瞎编送钱的事告诉当事人。在恒达宾馆头几天,我拿我儿子向他们赌咒,我说我没有给任何人送过钱,但他们不信,我说我出去后要找律师跟他们打官司,他们说,谁敢帮你打这个官司,谁敢跟共产党斗?加之当时,我以为我瞎编的事,不可能成为事实,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想不到兴化市纪委是这样办案,肯定将我瞎说的事逼他们承认了,才导致了这特大冤案的发生。这次共关我八天八夜。然后,他们通知我家人到兴化接我,我老婆(前妻)、儿子还有农场人武部戴部长到兴化市政府附近一个单位等我。纪委王建林用车将我从恒达宾馆送到那儿,家人接我回到家中。回到家中,我告诉前妻,我在兴化纪委逼我瞎说送钱的事,我前妻当时非常害怕。由于我家中年底很忙,我就没有太多想这事,认为不会有什么后果。在我笔录做好后快被放出前,他们有人到泰州银行打印我的银行往来帐,发现我说的情况和帐上对不上,他们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就对他们讲,这本来就是没有的事情。后来他们问我家里放不放钱,我说家里肯定放点钱,然后他们就说,这样就好办了。然后,就要我说每次送的钱,只要跟银行对不上的,就说是从家里拿的。(对得上的,是我拿钱买材料的,根本没用于行贿)。另外,在恒达宾馆第二天,检察院就有个个子高高的人,大约五十多岁。找我解除通辑令,并按手印。纪委的人当时就说,如果这件事不交待清楚,就不让我回家,他们说,我们纪委办案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关你一年、半年,当时我很紧张,快要过年了,生意主要靠这个时候做,家中要处理的事太多了。
    2007322号上午,兴化检察院和兴化纪委一行七八人,到红旗农场我家中找我,当时我正好在家里,忙着搞建设。看到我家中谈话不方便,他们就让我找个地方。后来我就带他们到京隆宾馆(电器开关厂招待所)会议室。检察院的人对我说,把我在兴化市纪委说的情况来核实一下,我当即对曹局长(曹军)说,我在兴化纪委是瞎说的,向所有人送钱的事都是假的。当时双方都僵持在那里。后来,纪委小陈(陈松)立即给王建林打电话,接通电话后,王建林对我讲:要我配合他们,否则后果自负,我怕兴化纪委再找我麻烦,再把我关起来,当时我家中正在建农庄,我只好配合他们再次做假笔录。检察院的人拿来我在纪委瞎说的材料,再次要我重复一下做笔录,然后签字画押。由于当初是编的,具体内容我也记不清楚,他们就将材料给我看,要我照着说。从早上十点钟左右开始,到下午一点多钟结束。然后我请他们到苏陈一家饭店吃饭,吃了二三百元。
   后来,我得知王彩明、薛启华相继被纪委关起来。我还继续认为,不是事实的事情,不会成为真的。因为他们不可能知道我是怎么编的,没有发生的事怎么对得起来呢。不久,小陈、老周从纪委出来后,找到我。我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然后,就有了向有关部门反映真实情况的材料。(注:材料指寄给省委四套班子、泰州四套班子的《兴化市特大冤案》,导致周定安、陈凤俊被二次双规。)
   20075月下旬的一天,我接到兴化检察院曹局长(曹军)电话,电话中曹军说要找我谈话,我没敢理他们,躲到泰州市市区。当天我就住进泰州春兰宾馆,晚上,我接到兴化市委贾春林书记的电话,他问我在哪里,我哄贾书记说我在外地,贾春林说他知道我还在泰州,要我不要躲,要出来面对。他在电话中要我配合他们,我回答说,这个工程我是亏本的,没有向任何人送过钱,而且我拿我儿子向贾春林赌咒。但是,他还是要求我配合兴化检察院做调查。
    第二天,曹军又打电话给我,约我见面谈一下。实际上,又和纪委联合办案,将我带到恒达宾馆,关了我六天六夜。这次审讯我的是检察院的人,检察院的人告诉我,纪委的人就在旁边房间。检察院没有人向我出示过证件,只说是联合办案。检察院和纪委一样的做法:他们两人一班,轮流审讯,不让我睡觉。他们说是和兴化纪委联合办案,不配合他们,就不可能回家,没有时间限制。头三四天的时间,办案人员都被我说得哑口无言。我一直跟他们讲,我没有向任何人送过钱,他们拿我没办法。四天后的晚上,兴化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陆亚平到办案点找我谈话。陆亚平首先代表贾春林书记跟我寒喧了几句,然后就跟我说:老周、小陈他们又承认了,叫我不要硬扛。然后还说,我家中建设正需要我,要我不能在这个地方耗下去。他跟我说,你跟我把这个事情(按原来瞎说)说一下,对你不会有什么影响。然后还对我说:以后如果有人找我麻烦,叫我威胁找的人说,我还要把事情对纪委说得更大一点。陆亚平还要我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复杂化,只要按原来的说出来就可以回家。他承诺我,只要一承认送钱的事就立即回家。这次所有送钱笔录都是在2007529日(已经关了我四天四夜没合一下眼的情况下)在兴化恒达宾馆做的。在签字时,我也没注意笔录上的地点。在恒达宾馆被检察院关押期间,我六天六夜一直没有合一下眼,在恒达宾馆做笔录结束后,检察院曹军等人就把我带到兴化检察院会议室,做了录像,录像时要我按照笔录说一遍,在他们的要求下我就看着笔录照说了一遍。录像时,他们就给我前妻打电话,要她带三万元,由于我家中资金紧张,他们才答应带一万元,给我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办取保候审手续时,检察院一个瘦科长对我说,要我不要再出尔反尔了、不要再没事找事了。自始至终,检察院的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要我按事实说话,全是要我不推翻原来在纪委做的假口供。
过了大约二十天(6月初),检察院反贪局长陆亚平又到农场我家中来过一趟,还有一个女的一起来的,说来玩一下,闲聊几句就走了。
我被取保回家后,心脏病更加严重了,我和我前妻又两次到贾春林在泰州国泰宾馆对面家中,两次去那里,贾春林书记都不在家,我们告诉贾春林书记的爱人黄丽红我们没有给任何人送过钱,请她转告贾书记。由于冤枉那么多人,我们整天心神不宁。2007822日,我前妻由于此事压力太大服毒自杀,我的身心再次受到极大的伤害。
   我真搞不懂一个没有问题的工程,为什么审计局偏要说成有问题,他们用心何在?一个没有行贿的人为什么偏要逼他说是行贿的,那么多没有受贿的人为何要遭受冤屈,为什么兴化纪委的办案人员要逼我编这些故事?就因为我瞎讲,害了多少家庭,也害死了我老婆,害了我自己。我应该找哪个,谁又该承担这个责任?我整天在痛苦中煎熬,更不敢面对蒙冤者的亲人。
    我写给人防工程受害者的所有证明材料全是真实的,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不能让他们再冤下去了。

  2011年元月25

 楼主| 发表于 2023-6-3 07:56: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互联网时代,历史是蒙混不过去的!

0

主题

28

帖子

56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6-3 17:15: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现在怎么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23-6-4 10:02: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本帖最后由 做真实的自我w 于 2023-6-4 10:17 编辑

江苏省兴化市“人防工程案”真相

“人防工程案”源于2006年12月4日江苏省兴化市审计局出具的《兴化市关于时代广场人防工程决算审计情况汇报》。报告中审计局在兴化市永成造价事务所实际跟踪审核金额的基础上又核减了69.21万元。(兴化市永成造价事务所实际跟踪审核中核减金额为69.08万元。)
兴化市人防工程于2004年4月开工,历时近半年,是兴化市政府的阳光工程,由杨健副市长亲自抓的,当时市政府决定实行全过程跟踪审核,而不是事后审核,根据财政法律法规,由兴化市财政局经建科委托具有优质资质的永成造价事务所全过程跟踪审核,审核一部分,拨付一部分款。审计局顾天荣、陆晶秋指使袁金祥在人防工程完工两年后的复核所出据的数据是一份理论上的审计,它是一份脱离实际没有深入调查做的审计,还别有用心弄虚作假叫人防办副主任陈风俊更改两份补充协议。当兴化市人防办知道审计局的这份审计结果时,人防办及相关中介机构以及相关单位高度重视,于2006年12月20日出据了《兴化市人防办关于时代广场人防工程决算审核情况汇报》呈报市领导,其中对审计局提出的误差数据都作了一一解释,详细说明误差数额及当时人防工程中所遇到的实际问题和困难。遗憾的是这一份情况汇报没有及时上报(被新上任的人防办主任刘世栋不明真相地搁置一边)。由于上级领导没有及时得到人防办的书面答复,误以为审计局的报告真实可信,轻信了顾天荣等人的诬告(审计局的目的是夺取工程审核权和工程委托权),特别是审计局在报告中所提“依据他们的会议纪要及补充协议,很可能引起行政诉讼,建议移送纪监部门进一步查处”,将没有审计局公章的这份报告分送各位市领导,审计局一个脱离实际、弄虚作假的报告,兴化市纪委信以为真,如获至宝,报告中核减的数额如此巨大,认为一定有问题,由兴化市纪委书记韩成龙牵头,王瑞庭具体负责,组成一批人马,王建林、陈松、周广华、陈建中等人上演一幕幕逼供、诱供的丑剧,从而引发了人防工程的冤案。
    2007年元月4日,兴化市纪委找人防办副主任沈文学谈话。在市纪委受到了刑讯逼供:一是纪委陈建中用拳头打他的头、脖子,打得他晕头转向,牙齿被打掉半个。二是要他举一个膀子,坚持不住,陈建中就狠狠的打他,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而且他还晕过去几次。三是坐飞机,四是站着鼻子靠墙,看来这是最轻的了,整天整夜没有觉睡,站着靠墙都打瞌睡、打呼,小腿子肿得象大腿一样,脚连鞋子根本没法穿。打得最多的是陈建中。差不多28天没有睡一夜觉,他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纪委的人还扬言说“我们是一级强大的组织,打死你就好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死了我们就说你是心脏病突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已是56岁的小老头,为了保命,就开始瞎说了。瞎说时,也就是写交待材料5千、3千、2千时,陈建中说要加个“0”,不是千,是万,有一次他写了千,没有写万,陈建中就把他写的东西揉成团,摔到他脸上,正好打在眼睛上。纪委办案人员对沈文学说:我们纪委和检察院联合办案,你这个案是翻不了的是铁案,(沈在纪委期间已两次翻案,但两次都遭到了毒打,并两次写了保证书),我们所有的材料全部形成链条,像链条一样的连接。并逼迫说出一连串与工程有着密切相关的工作人员。
市纪委本着没有深入调查的态度,立即派人寻找工程老板陶存山,而陶存山对纪委的人明确表示,他没有送任何人钱。兴化纪委说陶不肯配合工作,立即网上通缉,卫星定位手机,于元月18日用手拷把证人陶存山拷走,对陶存山进行了8天8夜的盘问和精神上折磨后,陶存山按他们的要求在纪委办案人员的多次诱导提示下,这样每次逢年过节就从一千、两千……一直说到上万,象编故事一样,直到胡说出有9个受贿人(包括董高波3万),这样人防冤案就开始上演。
由于沈文学胡说和陶存山的假证,07年2月26日兴化市纪委对财政局经建科长王彩明谈话,叫王交出巨额赃款,王彩明当时表示自己在工作中很谨慎,恳请组织认真调查,第二天又主动到纪委再次表明没有所谓的巨额赃款。3月1日下午又被纪委找去谈话(“双规”)37天期间,每天生不如死,在这期间受尽凌辱和折磨,用手敲打头部,针刺手指等,每天十几个小时的蹲马步。不让坐,不让睡,双脚象发了酵的馒头,进纪委十天左右双腿脱皮,大腿小腿一样粗。最后在王建林等人把陶存山胡编乱造的受贿金额告诉他以后,在非人道的情况下,自己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状况下,为了尽早的结束双规签的字。07年4月6日,被送进看守所。双腿肿了近2个半月,进了看守所半个月后才想起妻子的电话号码。同时,王彩明双规结束的时间,也就是兴化检察院取证结束的时间,纪委和检察院是联合办案。
兴化市财政局经建科副科长薛启华,在2007年2月26日被纪委找去谈话,也表示没有什么“赃款”,在王彩明“进”纪委6天后,3月7日,薛启华也“进”了纪委,当天被送往异地泰兴市严刑拷打,泰兴纪委办案人员说: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得漂亮点,你是外乡人我们整你毫无顾忌。期间打昏死过去数次,小胡椒粉撒入鼻孔,冬天用冷水浇头,十指被插入大头针,最后失去理智,胡说出收各大工程老板受贿款28万多。这就给王彩明带来巨大的压力(当时王彩明没有交待出所谓的一分钱),之后兴化市纪委加大力度,韩成龙亲自上阵“死整”王彩明,在纪委37天睡眠不足20小时,最后已不由自主任人摆布,被逼签字,写悔过书。他们拿了几份写好的悔过书给他抄,还要联系到自己的实际情况写,最后进了看守所。
悲剧还在一幕一幕的上演,逼供诱供程度可谓登峰造极,市财政局王、薛两位科长在纪委的高压下,为了保住自己的一条性命,却换来一身的赃水。(否则他们会变成第二个,第三个梁继平)。他们在纪委期间,纪委办案人员对人防工程陶老板刑讯逼供,认为他们“受贿”金额不大,又对其它工程老板刑讯逼供,分别把昭阳中学工程智老板,戴南中学刘老板,拷打的十三天,最后智、刘也违心做了假证,但智、刘离开纪委后。检察院再次侦查,向检察院提交材料,说明王薛没有行贿事实,被反贪局长陆亚平掩藏不知去向。王、薛在进检察院以后,相继讲了真话,王、薛在纪委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这一切更是触怒了纪委,兴化的当权者更是坐立不安,并不择手段对他们加以迫害,从兴化看守所移送至泰州看守所。但王、薛一直坚持实事求是,他们没有收任何人的钱。
继他们之后,纪委扩大战果,再接再励,于2007年4月16日—20日市纪委找了陈凤俊谈话,也被逼迫交待了所谓的受贿事实,并且违心地交了赃款2万元,同时被抓去人防办管理中心主任周定安,他经不住在纪委的苦难的日子,和纪委办案人员的恐吓(如不承认,也和他们3人一样,送看守所),两人为了保存性命,逼迫交出了所谓的赃款3.7万元,被纪委放出来,悲剧继续上演。在这之后周定安、陈凤俊为了洗清自己的冤情,找到人防工程陶老板,陶详细的讲述了怎样在纪委人员恐吓和诱骗下,是按着办案人员的意思胡说的,事实根本没有送过钱给任何人.立即表示要澄清事实,为人防办主任沈文学他们鸣冤,于07年5月写出了“情况反映”给市领导、检察机关等各部门反映情况,陶自己表明没有行贿事实。感到实在对不起被冤枉的家庭。陈凤俊和周定安都分别写了反映材料,说明自己确实没收陶老板的钱。在这期间,蒙冤者的家属也各自写出了一封信给兴化市委书记贾春林等市领导,要求贾主持公道,不能冤枉无辜,做板桥再世人。这一举动非但没有使他们对此事慎之又慎,而且触怒了兴化市的当权者(要把写信的两个家属抓起来判刑,还说家属与陈;周串供)。07年5月20日兴化市纪委立即把周定安、陈凤俊第二次带进纪委,他们在纪委的巨大的压力下,不得不再又一次违心承认自己所谓的“受贿”的事实,并给陈、周加上串供的帽子。同时,人防工程陶存山再次带进纪委,他们把陶存山关了六天六夜再一次上演逼供的一幕,纪委王瑞庭和兴化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陆亚平联合办案(王瑞庭和陆亚平是子舅关系,他们明明知道是错案,但是一定要办成铁案,以保住他们的所谓政绩和位置)。最后陶在他们的刑讯逼供下,不得不再次承认给他们9个人所谓行贿的事,并根据纪委的要求将第一次所形成的材料又进行了加工和修改。兴化检察院并给陶戴上了取保候审的帽子(取保候审目的是阻止他讲真话),这样所谓的“人防黑道”就“铁证如山”的形成了。陈凤俊、周定安也被关了6个月分别被判一缓一、判二缓二。
    2007年6月沈文学被判5年半刑,这一结果,给人防工程老板陶存山以巨大的精神压力,因为陶没有送钱给他们,陶和陶的妻子整天在慌恐中度过。他们知道,他们的谎言、假证害了几家人,陶和兴化市市委书记贾春林是老乡,同住在泰州苏陈,陶妻和家人曾反复多次找贾春林要求讲真话,没送钱给任何人。都被贾严厉的拒绝,陶妻在万般无奈之下服毒自杀身亡,这一命案,非但没有触动当权者的良心,而且他们加倍地对受冤者进行迫害。市纪委决定,凡牵涉到人防案的人员全部移送法院判刑。蒙冤者在法庭上所提供的刑逼的证据,法院不预采纳,一系列活生生的证据却抵不上某些当权者的只言片语,就这样人防冤案终于形成。王彩明、薛启华相继被硬判。判决书上王彩明没有认定(刘,智)的金额,不是王没有受贿,而是取证程序不合法不予认定,刻意回避了王彩明没有受贿的事实。其实刘,智已向法院提交没有行贿的材料,并要求出庭作证。兴化法院为了迎合市领导的意图,有意掩盖纪委办假案的违法行为,以事实为依椐,法律为准绳是法制的精髓所在。检察机关、审判机关未能独立公正地行使自己的检察权和审判权。是对法制精神的亵渎,是司法制度的悲哀。
刑讯逼供是本案的源头,有人有企图、有目的蓄意制造虚假审计报告是起因,而兴化纪委王瑞庭、陈建中、王建林这些人凭自己的主观意志想象,捏造假材料,无中生有地陷害无辜,兴化市委领导知法犯法,以权代法,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明知是错案。一意孤行将假案办到底,踏着人民的血肉之躯往上爬,这些人将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我们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共产党最讲究实事求是,事实一定会澄清的。
试问:
    1、沈文学在纪委被刑讯逼供情况下,胡说陶送自己10万元,并说出王、薛等相关人员收贿数万元,所提供的证词是否有效?
    2、陶被关了8天8夜,神智不清在诱供和逼供下所做的伪证,能否作为立案依据?还报泰州纪委做成双规材料,这不是草菅人命吗?
    3、这场悲剧涉及到8个人,5个人受到硬判,3个人的罚款,还有一条人命冤魂!!!
    4、兴化市审计局局长顾天荣一直以来为了都想窃取财政局的职能,争夺工程委托权和审核权。王彩明于2003年11月份接任财政局经建科科长,在这之前一直出现了财政和审计的多头管理的局面,面对这些问题,当时的兴化市财政局局长薛宏金曾委托经建科长王彩明根据当时的财政法律法规及审计法,写了一篇关于《理清财政管理与牢记监督的关系,强化公共基建项目管理与监督》的文章,并在2004年6月兴化财政第2期进行了发表,并明确了财政的管理职能与审计的监督职能。审计局一次又一次的在历届市委领导面前上演了恶人先告状的丑剧,审计局局长顾天荣、陆晶秋直接参与工程造价审核,他们自己在工程审计中大捞好处,把严格执行财政法律法规的财政干部视为挡住他们财路的拌脚石。审计局于2006年曾向财政局索要60多万元的审核款,经建科副科长薛启华经请示局长后拒付(按照财政法律法规,行政事业单位重新审计时,不得收任何费用),他们一直怀恨在心,顾天荣利用自己是纪委行风监督员的身份,顾天荣、陆晶秋蓄谋已久,打击报复,指使袁金祥制造了一份脱离实际,虚假的报告,欺骗兴化市纪委,欺骗兴化市委领导,使他们借廉政建设之风,来陷害这些无辜的人,兴化纪委更是为了“政绩”为了保住乌纱帽,将错就错,一错再错,造成了这起特大冤案。韩成龙、顾天荣、陆晶秋、王瑞庭、陆亚平、王建林、陈建中等将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二OO八年六月四日

6

主题

15

帖子

2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6-5 09:1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
兴化官场腐败程度不敢想象,令人发指。民愤极大,上访极多。

1

主题

146

帖子

8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6-5 15: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泰州
狠人
 楼主| 发表于 2023-6-5 16: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以下为陶存山《兴化市特大冤案》于2007年5月20日寄往有关领导的部分存根:
陶存山07年寄信存根 _副本.jpg

0

主题

10

帖子

4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3-6-5 19:55: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
支持楼主维权,冤案迟早会平反!

63

主题

340

帖子

138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6-5 21:40: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江苏
陈现在当住建局长,住建系统应该风清气正了?
 楼主| 发表于 2023-6-6 08:3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涛声依秋 发表于 2023-6-5 21:40
陈现在当住建局长,住建系统应该风清气正了?

....
五、打我(沈文学)情况:
   打我的头是陈建中,一是用拳头打我的头、脖子,打得我晕头转向,我当时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现在保命要紧,因为我岁数大了,我当时还和他讲,你一个科长,怎么下得了手打一个56岁的小老头,我一身当中小时候爸爸打过,第二就是陈建中了。二是要我举一个膀子,我实在举的时间有限,他站起来就狠狠的打我的膀子,把我的膀子往上拉,当时我的泪水、汗水象下雨一样的滴下来,我当时只想保命,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而且我晕过去了。我当时全身的感觉我在一条大船上在空中飘,好象神仙一样,周围是茫茫大海,人在空中飘,像仙女下凡一样,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瞎说了,当时晕头转向,连厕所在那一头都搞错了,是白天是黑夜,根本都搞不清。三是叫我坐飞机,当时请你们想想,我饭吃不下,整天整夜没有觉睡,站着靠墙都打瞌睡、打呼,小腿子肿得象大腿一样,脚连鞋子根本没法穿,办案人员踢我的脚和腿,当时我的泪水和汗水直往地下掉,全身都湿透了,每次坐飞机都是一样,而且每个班都叫我坐飞机,他们俩个,一个人玩电脑,一个人看住我,我一做不好飞机,就是打,打得最多的是陈建中,请你们想想,我已是56岁的年纪了,当时我也曾想过死,但死又有什么用,当时的情景是生不如死。我瞎说时他们就对我好一些,并套住我嘴瞎说、瞎编,因为他们办受贿案都是他们常用的伎俩,你瞎说一件事,他们肯定编得出来,有的都很熟了。四是站着鼻子靠墙,看来这是最轻的了,但对我来说,下身已经肿得无法看的情况下,差不多28天没有睡一夜觉,我随时都要倒下的可能,我当时如果后脑着地,我一点生存希望都没有,因为他们是一级强大的组织,我死了还不好听他们踩死的一只蚂蚁,这是纪委的人讲的。我记得当时办案的头把审我的部下叫过去,他们回来时就对我好些,这样的事情有好几次。请想想当时我不说瞎话、假话,怎么能活到今天。
 楼主| 发表于 2023-6-6 16:3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本帖最后由 做真实的自我w 于 2023-6-6 16:39 编辑
涛声依秋 发表于 2023-6-5 21:40
陈现在当住建局长,住建系统应该风清气正了?

       这些办案人员,不仅蠢(判断力低下,被腐败分子利用),而且坏(发现办案过程中的异常,不及时收手,仍昧着良心将错就错),权力落在这群又蠢又坏的手中,不一地鸡毛才怪。
 楼主| 发表于 2023-6-7 08: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本帖最后由 做真实的自我w 于 2023-6-7 08:26 编辑

关于这次被纪委找去为时代广场人防工程

  收贿问题的情况说明

  兴化人防工程受冤人:王洪启

  我是建达工程监理有限公司的职工,于2007年5月10日下午2时多,被我公司夏经理送去纪委。到了纪委就被一个王常委的人带上汽车去城郊的一个旅馆,被带进一个房间,叫缴上手机、打火机及香烟,后进行问话。先叫我把自己的简历及家庭成员情况做一笔录。然后讲:我们直奔主题,请讲与时代广场人防工程土建老板陶存山之间的问题,并讲在这之前已有7人交代收贿数目,你是问题最轻,只要交代清楚,退出钱。我讲我没有和土建老板有一分钱权钱交易。他们叫我再想想,不把问题说清楚别回家。任凭我怎么说没拿一分钱,就是不理解,也不相信我。这时我
才知道我的人身自由已受到限制,想维护自己的人身权利已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唯一方法,只有绝食,才能见到纪委上层领导。我还相信共产党干部会还我一个事实本来的面貌,还我一个清白。他们不让我休息,轮番对我进行审问,非让我按他们的要求把事实说清楚。我说我没有拿一分钱,我冤啊,他们6个人没有听我的。在我绝食到第二天,也就是5月11日下午大约四点钟时,纪委的王常委来到了。问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讲我只有绝食才能见到纪委的领导。王常委的到来使我看到了希望,我向他说明了两点:第一,我没有拿土建老板一分钱;第二,请纪委再次进行核实,这也是对我负责,也对纪委负责。王常委当时讲要向上级汇报,并答应我会再核实的,叫我先吃。这时我吃了一点面条和一个鸡蛋。心情有点激动,以为有希望,有人为我伸张正义。但在我望穿双眼时,从办案人员轮番审问中的言语表露出:他们的所谓的证据是不可能更改的,别抱任何幻想,唯一的希望就是配合他们尽快结案。我急啊,我讲我是当事人,我事实就是没拿一分钱,不管怎么讲都不可能和你们的材料一致。就这样,他们说我是一根筋,问题最小,最顽固。不讲清楚,不管多长时间都别想出去,并拿出陶存山的证人材料,无意中给我看,说就合计一万元。可我没拿,这不冤吗?可我也不能就陷在这里。想想70多岁的父母,还有将要高考的女儿和这几天生病的老婆,还要维持一个下岗后开的小店。天啊!你们知道我有多急啊。我急,家里人也一定急。经过再三思考,唯有先按他们办案人员手里的材料“交代”,我才能走出那里,才能有机会重新伸冤,才能有机会还我清白、公道。经过他们多次提示“分几次,一次多少钱”,我没拿又怎能圆此之事?这其中他们的提示起了一定的效果。就这样“交代”了问题,这时才把手机还给我,并要家人送一万元来才肯放我走。
  当我走出这幢房时,忍不住一阵辛酸,眼泪汪汪地流下来。一万元是我一年的工资啊!365天的劳作,还要不吃不喝,还当受贿钱交上,这冤不冤啊!其名誉受损更无法估量。
  我恳请各级领导能帮我把事实调查清楚,还事实一个本来面貌,还我一个清白。
  
                                                                             王宏启
                                                                          2007年5月16日

 楼主| 发表于 2023-6-7 17: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本帖最后由 做真实的自我w 于 2023-6-7 17:54 编辑


file0002.jpg QQ5.png
file0001.jpg
 楼主| 发表于 2023-6-8 09:03: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我冤枉1_副本.jpg
 楼主| 发表于 2023-6-8 09: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1_副本.png
2_副本.png
3_副本.png
4_副本.png
5_副本.png
6_副本.png

 楼主| 发表于 2023-6-8 09:3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安徽宿州
我想伸冤,倒反落得“找牢坐”
兴化时代广场人防工程“窝案、串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冤假错案。这个案子所涉及的人,我相信一定是和我一样都是受害者。因为根据我的亲身经历和我所了解的事实情况,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我是受党教育培养40多年的忠实卫士,今年已年过花甲。做梦都没有想到,忠心耿耿地跟着党吃尽了千辛万苦,就在我退居二线一年后,还落个受贿罪的罪名在头上,变成了冤鬼。我1968年应征入伍,1986年才转业到地方工作。在部队立过三等功二次,集体二等功一次。回到地方后,响应市委号召,还下乡任职(村支部书记)二年半。正巧碰到1991年发大水,我浸在水里五天五夜,全身脱了一层皮,日夜带领群众坚守在抗洪大堤上。困了就靠在闸桥上闭闭眼,蛇从身上游过还以为是鳝鱼呢。在单位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或者优秀共产党员。联想起我从党的忠实卫士变成“受贿”的冤鬼,真是死不瞑目啊!
07年4月20号,兴化市纪委把我带到纪委办案双规地点:恒达宾馆。第一次整了我六天五夜,办案人员是“四班三倒”,对我轮流审讯。我说时代广场人防工程是04年城市建设重点工程之一,也是兴化市纪委、监察局04年整顿规范建筑市场,开展重点工程执法跟踪监察的工程之一。从招投标开始,我们就邀请当时任环境监察中心的刘启凤主任参加整个建设过程监督。在建设中,我们还多次接受监察中心副主任唐兆权、孙监成的跟踪检查。同时按照纪委要求及时公布工程招标采购进度和付款情况,张贴清单上墙公布。可笑的是我没有受人家一分钱,我说什么,办案人员却怎么也不相信。
第一次走进纪委双规地点时,王瑞庭常委跟我说:“你受人家3,5千块钱,我们是不会把你弄到这里来的,你要放老实点”听到这话后,我双眼泪水直流。明明没有的事,纪委常委却断言我有问题,这下冤枉事就落到我头上了。我喊了三天三夜的冤枉,办案人员还要我大声喊,可是我嗓子已疼痛,再喊不出来了。他们就采取哄、吓、诱、骗的手段对我进行所谓的“开导”。办案人员轮流对我说,周定安你的问题不算大,这次你们遇到了好书记,只要你把问题交代清楚,组织上不会用法律处置你,只用纪律处理。在四天四夜没有合一下眼,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我想到了苟且偷生,先保住自己这条老命吧。可是我想交代,却有“三不知”:一是不知道是哪一个送钱给我的,二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送钱给我的,三是不知道每次送多少钱给我的,这三个问题对我都是迷。结果在第四天晚上,办案人员教我如何“交待”了。先是王建年以喝酒喝多了为借口,跑出房间去泡茶了。出去前故意将陶存山的“证言”放在桌子上,而后,另一个人也跟着出去了一会儿,只留我一人在房间。我领会了他们的“良苦用心”,就趁他们不在,大概地偷看了证言材料,知道他们掌握的是陶存山给我送钱的材料,当时我就震惊了,不仅陶说送钱给我了,而且数额还不少,是我想都想不到的的数量级。到了深夜,他们加紧了对我的攻势,我就按偷看的内容说了。可是我确实没有收受过陶存山一分钱,就是偷偷看了一会儿陶存山的证言,也记得不太清楚。说陶存山给我送钱的时间,就按他们提示的说。如过端午节前、春节前等。金额就采取猜的方法,三千、五千,…,一直到一万,直到他们认可为止。其中我还说明,陶存山说钱是送到我家里的,可我老婆平时从不离家,我老婆可以证明陶说谎,她可以做证。他们却说,你不能再说家属在家,否则把你家属也找来。我被他们一吓,心中立即想起家中体弱多病的妻子。她为了我的事业和家庭,平时含辛茹苦,一辈子几乎没享过什么福。我就立马改口说陶存山到我家后,我家属出去了,这样也就合他们的意了。到了第五天上午,办案人员叫我退赃,我又想不通了,我的确没有拿过人家一分钱,还叫我写信给家人,把赃款送到纪委会计室去。总计说我受贿3.7万元。我知道这3.7万元,意味着我不吃不喝,要一两年的工资才凑得够。既然在冤枉我的情况下,我还配合你们办案,还要退什么赃款?思想上又犹豫起来。他们说,你不交钱,别想从这儿出去。交钱也是衡量你认错态度好坏的表现。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只好写了一张便条给我女儿、女婿,要他们救老爸一命。我小孩他们接到我的便条后,为了救我出去,就向亲戚临时借了3.7万元送给了纪委一个会计。到了下午,他们才对我说,你刮刮胡子,整理一下仪表,我们准备送你回家。到家后,我们全家哭成一团。由于我身体状况极差,家人让我卧床休息,一躺就是一周。
到了07年五月初,原我的下属,时任人防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凤俊到我家中看望我。他告诉我,他没有收受过陶存山一分钱,结果还被冤枉得这样。我说,你不要说了,情况我都很清楚,我也是受冤枉的,也被迫承认了。但是,总会把事实真相弄清楚的。当时陈凤俊征求我的意见,怎么办好。我就说,一是要尽早向局领导和市领导汇报实际情况,二是要去找陶存山当面对质,我们什么时候收过他的钱的?陈凤俊表示同意。07年5月上中旬,我和陈凤俊一共到泰州红旗农场找过陶存山四次。第一次没遇到他,第二次,他告诉我们他在兴化纪委受的苦,在纪委的人面前,他拿儿子诅咒,说没有送过一分钱给我们。但兴化纪委的人根本不相信,说是沈文学交待说我送钱给他的。非要我说出送多少钱给其他七个人的,我吃不消他们的折磨,只好按纪委的意思瞎编。金额说少了,纪委办案的人要我在数字后面加个零才行。知道我们咨询过律师,陶存山对我们说,他将情况讲出来,要我们请律师看一下。律师曾对我们说,要证人写证明材料。第三次,将写好的“兴化市特大冤案”,要陶存山审核签字后,寄给了有关领导。我们自己也各自写了情况汇报送兴化市各位领导。后来又增加了三位受冤枉的人,我们又将材料补充进他们的内容。送陶存山看过后,寄往省里领导。
事态发展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07年5月20日傍晚,纪委又通过我们单位领导要我去人防办一趟,而后就被纪委的办案人员带到恒达宾馆。一到那,王建年就对我讲:周定安你想翻案呀,请把你的情况说清楚。我第一句话就问他:你想叫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如果说真话,我说我确实没有收过陶存山一分钱,我实属冤枉;如果要我说假话,我上次已承认了,是受过陶存山3.7万元,并已退赃。但是我作为一名老党员,心想,不应该对党组织说假话,应该按实说才行。他马上转移话题,叫我把自4月25日从纪委出去到5月19日的活动情况如实向组织汇报一下。要认真回忆,写成书面的材料。我就按他们的要求把一天一天的情况进行了实话实说。他们要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将经过写成书面材料,中间经过多次调整,因为按实写根本不符合要求,必须做成翻供、串供材料才合他们意。这第二次进纪委办案点,与第一次情况差不多,十天十夜不让合一下眼,还吓唬我说:兴化市副市长孙如丽省检察院还有人,她翻供,结果还是“上山”劳改。你就是把情况反映到中央胡锦涛书记那里,最终还是要由我们来处理。陈建中气急败坏地说:周定安,就凭你和陈凤俊就能把这案子翻了,我就把兴化纪委、兴化检察院的牌子扛到你家里去着炉子(着:兴化土话,意思是点燃),我拿组织(指工作)打赌,这案子真的翻了,我就回家(指不要工作了)。我立即解释说,我对纪委、检察院都没有意见,只是希望组织上会实事求是地对待我们。可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5月31日上午,办案人员竟然骗我说,马上检察院来人,跟你们弄个材料,把你们带去,最多会做个什么“取保候审”,再让你们回家。可事实并非如此,检察院姓仇的把我直接送到了兴化看守所,先是刑事挽留,然后执行逮捕。接着在看守所度过了五个月的牢狱生活。最后,还被兴化市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名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期两年,再接着我被开除公职,丢了饭碗。
回想起在兴化纪委办案点,以及在兴化看守所,仇姓警官和法官曾对我说的话:你真是找牢坐,纪委办的案还有错吗?其实我真正是满肚子苦水,欲哭无泪。明明是被冤枉坐牢,竟被人说成是“找牢坐”。我纵然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但是我坚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不澄清事实,我也死不瞑目,就让事实和历史见证吧!
受害者:周定安心声(亲笔)  
        2010年3月28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 2011-2014 兴化市民论坛---有深度,有温度、有热度的论坛!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Powered by Discuz! X3.4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